e袋洗大败局:亏损数亿、CEO离职、资金链断裂

来源:   时间:2018-01-30

   e袋洗日前再遭重创,有知情人士透露,目前公司正在大范围裁员,并且拖欠供应商货款数月,这意味着e袋洗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;而早在去年公司就被曝出融资受阻。此外,自成立以来,e袋洗已经亏损了数亿金额。

  事实上,除了巨额亏损、加上此前的CEO离职、投诉不断、被传并购这家曾经的洗衣O2O明星企业,正在逐步滑向深渊,也给市场上演了一场堪称教科书般的创业“大败局”。

  裁员、欠薪,资金链断裂

  日前,有疑似e袋洗离职员工在某社交媒体上爆料,称公司正在大范围裁员,北京、上海都只留了10几个人,走的人没有任何赔偿,现有加工商款也有4个月没有结过。

 

  此后,便不断有离职员工出来爆料,称裁员已经持续了几个月;还有其他员工表示(公司)资金链断了,本月工资发不出了。

  记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得知,目前e袋洗的社保信息只有76人,而通过e袋洗对外披露的数据显示,其覆盖的城市已经达到了40个。

 

  如果按照这一数据来测算,那么其平均每个城市还不到2位员工,这显然不能维持公司的日常运营。

  一位O2O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,对于这类企业,除了市场、运营类人员之外,还需要大量的产品和技术人员,北京和上海只有10几个人也是不足以支撑其正常运营的。

  事实上,e袋洗已经被迫关停了大部分城市的业务,而现有的业务服务质量大打折扣,导致投诉不断。

  在社交媒体上对e袋洗暂停服务和服务质量的投诉很多,12月,北京晨报对此也进行了报道《洗包被刮花 e袋洗赔2000元》。

  荣昌董事长张荣耀在对外采访中也表示,e袋洗在一些城市业务进行收缩,裁撤了部分城市的人员,承认了其在洗衣业务上的失败。

  CEO离职 高管团队黯然离场

  有分析认为,e袋洗的陨落与其管理层之间的矛盾关系很大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e袋洗成立于2013年,由荣昌集团创始人张荣耀创立,一段时间后,陆文勇以创始合伙人身份加入并担任CEO。

  作为“85后”创业者代表,陆文勇加入e袋洗前曾任职互联网公司。创业社区平台评价他是“一个爱折腾的人”。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,陆文勇与e袋洗董事长张荣耀在业务理念方面存在差异,陆文勇因在公司中的股份占比较少,所以缺少话语权,“陆文勇很想自己担起一份事业,早已萌生从e袋洗离职之意”。而早在2015年就有陆文勇离职传闻。

 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,张荣耀相对保守,陆文勇相对开放,创始人之间理念不合,造成e袋洗内部不断。在内斗过程中,老员工已离职的差不多了,对整个组织的伤害巨大。

  “双头”治理,内斗不止,最终带来了高层的动荡,e袋洗在去年新一轮融资宣告失败后,其分管财务的副总裁黄伟波已在今年年初离职,8月CEO陆文勇也宣布离职。

  CFO和CEO的相继离职,再一次将e袋洗推上了风口浪尖,也一定程度上宣告了其模式的失败。

  亏损数亿 拿投资人的钱不断试错

  事实上,e袋洗也曾经是洗衣O2O行业中的明星企业,曾经获得了腾讯、经纬中国、SIG、百度、立白、润都等公司的多轮投资,既包括了BAT这样的互联网巨头,也有经纬、SIG这样的明星机构,还包括了立白这样的产业资本,可以说这个行业的确得到了大资本的认可。

  但对于e袋洗来讲,手握如此好牌却最终落得如此结局,堪称创业失败的教科书案例。

  首先是陷入“烧钱”怪圈。2014年-2015年,取得多次融资之后,e袋洗开始了疯狂扩张之路,在营销上砸下重金。2015年底,张荣耀在某活动上直言:“这跟传统行业不一样,传统行业开个普通的店就能赚钱,我们是烧钱的,他们烧1亿,那我就烧10亿。”

  陆文勇更是大胆放话,希望2016年“小e管家人数达到20万,对应的日单量是50万~100万”。在城市覆盖规模上,“预计将扩展服务到100个城市”。但时至今日,e袋洗的城市覆盖规模为40个。

  一场场疯狂的“烧钱运动”拉开了帷幕,但事实证明,二者的“烧钱模式”并未走通,但这一模式很快就被证伪,依靠疯狂补贴拿到的订单大多为无效订单,客户粘性很差。

  不仅如此,由于在服务和标准化方面的缺失,这些订单反而带来了大量投诉,导致行业产生信任危机,很快投资人就不再对其继续投资。

  其次在商业模式上,张荣耀以及其e袋洗的模式几经更迭,从线下门店到线上O2O再到全面扩张的平台型公司、火热的共享经济,直至最近全面收缩回归至垂直类生活服务商,可谓不断试错但又不断失败,失败的代价则是投资人的钱和错失的发展机遇。

  2015年12月,e袋洗宣布推出母品牌“小e管家”邻里互助共享服务垂直平台,旨在打造一个媲美BAT的生活服务类平台,并陆续投资了陪爸妈、好好学车、无忧保姆、蚁匠、淘弃宝、奶牛妈妈等多个项目,将其与e袋洗内部孵化的项目共同纳入共享服务平台下。在对外宣传上,被投资的项目均被宣称1000万元天使投资。

  但其投资的项目也多以失败告终,2015年9月上线的小e管饭,2016年年初,负责人高萌离职,2016年3月停止运营;2016年4月,玩到家高管孙雪峰离职,上亿的资金再次打了水漂。

  对于e袋洗的未来,有投资界人士表示,拿投资人的钱不断试错,加上其战略上的失误和业务的停滞不前,e袋洗和张荣耀已经回天乏术。据其透露,今年以来,e袋洗也曾多次尝试继续融资,但都没有成功,e袋洗也多次被传出将被行业内的另外一家企业泰笛所收购。

  对于张荣耀,前述e袋洗离职员工表示,“老板想把不良资产转到e袋洗,重新搞荣昌。”另外一种说法则认为其正考虑放弃e袋洗,退出洗涤行业,据悉张正四处为其新的项目——匠心工坊进行融资。

  但一个事实是,无论是重新回归线下还是另起炉灶,对于张荣耀来讲e袋洗都将成为一个过去时了。

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