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诧!“乞丐”皇帝朱元璋竟是 明代刻书雕造之

来源:   时间:2017-01-03 11:32:46

惊诧!“乞丐”皇帝朱元璋竟是 明代刻书雕造之导引者---从中华播火文明想到的书籍印刷之巅峰而特作拙文 作者     张海晨
  导言:经常光顾书肆或网上购书者,你若留心观察揣摩,就会发现一个惊人的现象。无论是正版抑或是盗版,大多所著的刻印时间,均冠以“明”甚么年间“经厂本”或“明代”“三朝本”“藩府本”等字样。我起初并不以为然,时日旷久,便觉得这明代到挺有意思矣。按理说开国皇帝朱元璋,并不是甚么博学大儒,或饱读诗书者。他乃自幼父母双亡,被沦为乞丐,后又遁入空门,走途无路时,才参加义军,从此南征北战,渐次走上中国革命的舞台,贵为皇帝。可偏偏就是在他的导引推动下,却达到了中国古现代刻书印刷的最巅峰,为华夏灿烂文化留下了浓墨重彩。故我就刻意关注明代史实资料,尽可能使自己的疑问,在书籍中找到答案,慢慢地也就眉目清晰起来。但却有些莫名的惊诧!遂成了下列文字。
  一、惊诧!朱元璋“封子入藩”偏偏赠书做训诫
  现在人们恐怕只晓朱元璋在中国历史帝王中,是一位颇具影响力的杰出人物,但未必知其重视中国文化传承,尤其在刻书雕造上的独特贡献。在明代的官刻书中,不但有官刻的历史典籍,还有藩王雕刻的书籍,这就是明代刻书雕造的显著特色。朱元璋为巩固其帝王统治地位,筑牢大明江山永不垮掉,他曾把24个儿子和一个重孙子,分封到全国各地去做藩王。每个藩王赴任时,他除了给他们大量的封地和丰厚的馈赠外,还特意送给他们颇多成箱的刻书典籍。规定了复读学习的诸多训条,定期派高品大员到各地巡视考察,其中“考问经典”是一项首派任务。他借以训诫他的后世子孙们,要自循其操守,陶冶其性情,消弭其野心,独担其大任。可见作为一代帝王的朱元璋,为培养子孙们成才的拳拳用心,真乃何其良苦。就是在如此横眉高压的训诫教导下,才促使一些藩王对学问产生浓厚兴趣,对编书刻书也倾心乐为,不敢懈怠,方把明代刻书推向了辉煌。看来史学家定论明朝“海内藏书之富,莫先于诸藩”的说法,一点也不夸张。就连大明朝的周府、宁府、严府、徽府等均编有藏书目录,其中周府《万卷堂书目》上,所标注的书目竟达16卷之多。后世将各藩王府所刻书籍,通俗地称之为“藩府本”或“藩刻本”。明代藩府刻书,大都见于周弘祖《古今书刻》中。若论藩王府刻书的早晚和名望,当以蜀府的刻书为最先者,以宁献王朱权和晋装王钟铉二位,最为著名。其中宁藩所刻的乐律书《太和正音谱》,当属我国音乐史上的名著。成化二十三年(1487)唐藩刻的《文选》,刻工较为精良,是明代藩刻本的代表作,已引起后世藏书家的高度重视。藩府所刻的典藏书籍,与中央赏赐给他们优厚的物质条件有关,再加上诸藩王都有一定的学术造诣,故所刻书籍有不少上乘佳作。例如嘉靖年间晋藩所刻诸总集、万历年间吉藩所刻诸子、崇祯年间益藩所刻诸茶书等,都颇有名,被称为藩刻本的三杰作。整个明代除中央和藩府刻书之外,地方官府也有刻书,可以说上至督抚,下至县令,都有刻书行销于世。各地儒学、书院、监运司等,也间或刊印书籍,但都无甚么特色可言,此不再累赘详述。这已经是我惊诧不已了。
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编辑:清明